殊途无归

天道殊途,杳无归路。

王杰希生日快乐。
十八岁,稳重却不失轻狂的小队长,
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水果组】小小小小小小的小甜饼

·小甜饼
·520贺,不过迟了辣么点
——————

These little thoughts are the rustles of leaves.
那些琐碎的思想是萧萧树籁。

他想要抑止的思想令他的双手颤抖。
 
They have whisper of joy in his mind.①
它们在他的心里欢快的私语。
 
但他的内心却火热又虔诚地燃烧着,万丈金光漫布,太阳般的燃烧着,燃烧到了世界尽头。他的双手依旧颤抖着,他咬紧牙关,拼了命地抬头去,入眼的是男人钴蓝的眸子。

但那眸子平静如大海,深沉的没有一点波澜。

他看不到一点点不平静,在那平静中。
 
于是他的内心的火焰兀的就散了去,想倾盆大雨,不,是溢透了海般的死寂,那些私语也一并失了去。这让他手足无措,眼眶染上尖利的红,那火焰是被逼得要蹿出胸口,在他喉咙里燃烧着,但那大海波涛汹涌要从他的眼里涌出,刺痛的无所适从。

他只得死命盯着对方看着,拼了命不让可笑的泪水落下。

他的目光掠过那人的发,那人的眸,那人的唇,那人的一切,他所熟悉的一切,他所爱慕的一切,这让他无端的生出一种力量,像死去太阳复生般,于是他抓住这最后一点力量,张了嘴。

但他忘了他的喉咙刚被燃烧过,火辣的疼躺着。

那一刻他心里有一场海啸,但他站在那里,没有任何人知道。②

……不

还是有的。

对面的人忽的抱住了他,力度大的令他惊讶,温度炽热的可怕,冷色调的人的怀抱竟热淌得像火。

“Ti Amo.”

他只感到一切都静了下来,所有一切都闭了嘴等着他的最终审判。

只他二人心跳

砰砰,砰砰……

“今晚的月色很美。”

——————

①改自泰戈尔《飞鸟集》
②忘记在哪里看到了。。顺手记的。

——————

告白错误示范orz
告白反被告

【王者荣耀/水果组】轻狂·壹

·cp京罗
·酒枪友情向
·本章橘右京掉线
·李白,范海辛不是一人注意
——————

       这里是长安西边几百里的一个小城镇,虽是小地方,却是大唐前往西域的贸货中枢之一,各形异色之人往来,倒是有几分繁荣之势。
      
        马可·波罗看着眼前拿着酒盏嘴角微微上扬的男人,有些无语的抿了一口酒却因酒的辛辣稍稍呛了喉咙。

        面前的男人挑了挑眉,调笑道:“小菠萝,不会喝就不要喝,我可不会因此就把你看成小孩子的。”
 
        “谁说我不会喝!李先生可不要妄下定论啊!”马可咬了咬唇,赌气地灌下一大口。
  
      男人看着马可的脸骤然变红,不回答却笑的更欢了。
  
      马可·波罗只感到自己的脸突然变得滚烫,然后就听到了对面剑客毫不掩饰的笑声,他张嘴想说些什么,喉咙却像灼烧般的难受,他只得无奈的瞪了对方一眼。
  
        什么嘛,他可是能和范一决高下的男人啊!
   
        这个男人叫李白,是他不久前在大唐的边界碰到的,那时他看他的背影风骚至极,几个身影连动后暴徒皆倒在地,留他一人独立,那场景颇有些熟悉,于是他脑子一抽,上前搭了搭那人的肩膀,一句“好久不见”还未出口,脸先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那将他反擒在地的青年带着些慵懒的气息调笑时,他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威尼斯,那个人也不是范海辛。
 
        马可·波罗的脸黑了黑,心说这些耍剑的人怎么都喜欢把别人的脸往地上按。
   
        这时候也不得不谈谈范海辛,一个勇士之地顶有名的吸血鬼猎人。那时马可·波罗因误入血族据地而被追杀,后被范海辛所救,他俩的初遇就是在马可被范海辛按在地上的场景中结束的。后来俩人也慢慢的熟悉,马可从范那里学了些许近体搏击,范向马可习得了枪术,一来二去,二人也渐渐成了朋友,在一次宿醉后彻底成了恶友。
 
        “李先生什么的太奇怪了,你还是叫我太白吧,我的字。”
 
      马可·波罗被李白的声音拉出了回忆,稍稍愣了愣,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大白?”
  
      “太白,太——,白——”
      “太呗?”
      “白,太白。”
      “sorry,sorry,eum……大背?”
      “好啦好啦,哈哈哈”马可·波罗对于看见李白吃瘪的场景还是十分乐意的,“太白?是吗?”
     
       “啧。”对面的人撇了撇嘴,“我还以为勇士之地的人都这么口齿不清呢,菠萝兄。”
 
       “都说了是Polo不是菠萝……”
  
       对面的浪客听了他的话却没有丝毫歉意的笑了起来。马可心想,他当初怎么会把这个人与范弄混淆呢?范,他从未看见过他在除猎杀血族之外的时候笑过,而李白,他仿佛无时不刻都在笑。
   
       但那笑在他看来很假,因为这和他一样。
   
      马可·波罗不在说话,而李白不知何时诵起了一些诗句,那些他听不懂但却觉得读起来像歌儿一样美妙的句子。不过李白念了一会也没了兴致,场面一时冷淡了下来。
 
      然而打破宁静的还是李白。
 
      “不过——波罗先生,你去长安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这让在下着实好奇啊。”
  
       马可·波罗只感到一种压力铺天盖地的席卷来,那感觉过于熟悉有太过陌生,少了血腥与疯狂,多了隐忍与凛厉,他抬头,望向李白有些轻浮的笑,对他扬起了一个微笑。他对对面的人多少有了些兴趣。
    
        那微笑灿烂像阳光,却又让人不寒而栗。
   
     “太白先生我们来做一场交易吧。”

    All the best people are crazy.
 
    有什么在黑纱背后偷偷的笑了。
 
   
————
您的好友橘右京正在重新连接。

   

【王者荣耀/水果组】轻狂·序

#新人报了个到。

#一直在悄悄咪咪潜水。

#cp是京罗!!

#短篇或中篇结束

#半原著?

#ooc慎入!!

------------------------------------

 

 

橘右京裹紧了身上用来御雪的袍子,京都污浊的空气令他不禁微微皱眉,这灰色的气体日益折磨着他的肺部,纵使那早已不堪一击。他抬手轻轻咳嗽了几声,好减轻自肺部而起的撕裂般的痛楚,气息化为团团白雾升腾了去,渐与那灰茫的天溶了去。橘右京透过这灰纱看到樱花枝头初生的苞叶,看到再远处港湾里的船呜呜向上的蒸汽,这东瀛人微微敛容,加快脚步向山下走去。

 

他自一月前来到这疫病横行的京都,追寻那究极之花,只为他所爱之人。他明知那少女如同天上的月光,可触而不可及,只是卑怯的期盼着这月光柔柔,能伴他多走那么一点点路,陪他这个命不久矣之人。

 

苦苦寻找了一个月之久,他才终于在本古籍上发现那传言里的京都非此京都,而是从遥远大陆流传而来的摹本,指的是大唐的京都——长安。

 

那港湾的船便是去往那片大陆的。

  

 

————————---------------------

 

    

马可·波罗微笑着接下女孩递来的水,作为回礼,他低头在女孩的指尖印下一个轻轻柔柔的吻,那女孩瞬间就涨红了脸,磕绊着走远了。他看了看手中的水,无声的弯了弯嘴角。

 

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伙子仿佛带着一种从水乡诞生出来的天生的浪漫与温柔,这让他总能毫不费劲的找到商队捎个路。、

 

马可·波罗打从勇士之地的意大利来,刚离开寒冷的北夷,那儿是成吉思汗的地盘儿,他在那度过了美好而愉快的几个星期时光。对于他们的头儿,马可·波罗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骑着狼的男人,虽然刚见面是男人的怀抱热情有力的让他无所适从到差点离开这个世界,但他能肯定大汗眼中真挚的感情是丝毫不假的。他们的共识达成的速度有点可怕,那男人眼中毫不掩饰的野心是与他类似却是更具有侵略性的,他抬了抬酒杯,向他的朋友敬了杯酒。

 

他是真的喜欢那个直率的要命的民族。

 

可是旅程终将继续,前几天他向铁木真挥了挥手,加入了这只前往东方的商队。

 

马可·波罗抬头向远方望去,湛蓝而又生不见底的眸子里仿佛倒映着什么。

 

那是长安。

 

 

__________

 

嗷。

 

 

王杰希,生日快乐。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无可阻挡地,扛着微草向前飞去,而治疗之神的白光永远都照亮他前行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