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无归

天道殊途,杳无归路。
______________
全职 aph 怪诞 小马 网近

啥圈都看了点 主要这几个
其实还是太多啦 ( º﹃º )

王杰希吹

游戏沉迷lol ac 王者 吃鸡 yys

小绝太可爱啦!

恭喜rng!!
_______________
高三啦。。

【王者荣耀/水果组】轻狂·贰

cp京罗

ooc慎

        

---------------------------------

       风卷起男人脸颊两侧的发尾,带着一丝丝与海洋不同的味道,带着些许热闹喧噪的世俗气息和淡淡的花香,这让这个淡漠的东方人脸上透露出丝缕的笑容来。

       他知道快到了。

-------------------------------------------   

 

       奇装异服的男人贪婪地呼吸着夹杂着海洋咸湿气味的空气,只有上帝知晓他已经多久没享受过这么熟悉的味道了。这金发碧眼的异乡人满足的叹了口气,周围湿润的水汽让他想起了威尼斯,那热情温柔的居民,喧嚣的港口与集市,还有午后他躺在贡多拉里随波逐流,耳边是姑娘轻快的歌声混杂百合的清香,花哨简单着。

       但马可·波罗很快就回过神来了,毕竟周围的中文叫卖声实在太过跳戏,他掩了掩帽子,却掩不住嘴角压抑的弧度,抬脚大步向前走去。

       这男人眼底是狂风暴雨前的平静,他向着一个方向吹出一声略带轻浮意味的口哨,这使得不少年轻小姑娘红着脸向他投以好奇的目光。男人对她们回报以一个调皮的微笑,却又向不远港口的一个男人炸了眨眼。

     那是他曾经的大副,现任的船长。

     马可·波罗突然想到中原地区的一句古话,“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扬起一个极其恣意的笑来,今朝东风也是如约到来了,虽然是自己创造的。

     又怎样呢?他的目光转向远方,一切均在计划之中。

     男人的眼里突然闪过什么,是狂风,是呼啸,是雄心,还是野心?还是一个溺水之人最后的稻草。

     那是最后的哀求。

     所以告诉我答案吧,上帝派遣的救世主。

     马可·波罗最终扶了下帽檐,将这突如其来得分不安藏在了他一如既往的面具之下。

 -------------------------------------

 

     脚踏实地的感觉让橘右京在内心感谢了番天照大神,虽然他的平衡感十分优秀,那这并不意味着他忍受得了长时间海上颠簸四起得感觉。这在他现有的经历中少见的远航*之旅更让橘右京确信自己不属于那种穿梭于世界拯救大陆的英雄,他更加期待得是与所爱之人在午后的院子里琴瑟和鸣。

     原地平定下内心的橘右京将目光投向远方,他假设那就是长安。一切都顺着齿轮规矩地转着,但令人惊讶的是,这向来不动声色的男人脸上竟突然染上了粉红,这可超出剧本了。但橘右京确实忘了一件事,一件无比重要的事。而他之前竟被欣喜与冲动充斥着忘了这件事,这令他暗自恼火与难堪——他忘记了他根本不会说中文。

     吵闹的港口只有橘右京独自一人神伤着,仿佛是音乐卡在即将高潮的那一时刻令人头晕目眩。

     他突然想起小时父亲教导他刀法时说的话。父亲说:“无铭你拿起了它就不能放下,你选择了它就不能丢下,你要至死都站着,像无铭的刀刃那样锋利与隐忍。”选择了就不能放下,承诺是由神明见证的。他想若是连承诺都无法实现,那为人大抵是失败的。橘右京慢慢压下了内心的躁动,他深吸一口气,向前迈出一步。

     只不过这一步出得毫无征兆而又势如破竹,惊得急匆匆从他身旁经过的金发小伙措手不及。

   “哦!上帝!”

     多年修炼刀法带给橘右京的好处之一便是那极好的平衡控制能力,这使得他在第一时间便调整好了自己的身姿。他余光瞥见那金发青年在空中无措的手,愧疚使他条件反射去拉那青年的手,却仿佛是鬼迷神窍地扶上了那人的腰。

 

     许久以后局橘右京回想到这里曾这样说过,因为马可就像太阳,温温暖暖地闪耀着并不夺目的光。他偏了偏头,笑道,不,那不准确,他像昏暗的房间头顶那一盏温热的橘色光芒,虽不及太阳绚丽却是远比日光要柔软得多。

     还有便是,他是可及的。

     所以他才情不自禁地想拥抱他吧。

 

   “抱歉。”(日)

     扶好那人后,橘右京不动声色地松开了那只搂住青年的腰的手,并对刚刚的事表示抱歉。

     他的手还带有些许暖人的温度,是被小小的光芒灼过的温暖的温度。

     痒痒的。

     他的心也痒痒的。

  “谢······?扶桑人?(日)”

     青年的回应让橘右京稍有些惊讶,熟悉的故乡的发音让他从有些轻躁的状态下回复过来。这明显是纯血统勇士之地的人的扶桑语竟如此流利与准确,这使得橘右京莫名地窃喜起来。大抵是他幻想中交流这座可怖的堡垒压根不存在于现实的他们之中吧。

  “是的。”而他表面依旧平静地回答道。

  “您好,美丽的小姐,我是马可·波罗,来自勇士之地的意大利。与您相遇是我的荣幸。”

     橘右京的眼皮一跳,无铭露出丝光芒。有些风浪的海一个骤止尴尬地平静了。他冷静地将无铭推回鞘中,心中反反复复地一再确定了那两个字的发音。然后他选择伸手握住那人伸到身前的手,含蓄地表达自己的愤怒。

     最后橘右京满意地听到那人的急呼。

  “上帝!小姐您的手劲可真大。”

  “在下是男子。”

  “啊······诶?”

     面前金发男人的惊讶确实不像作伪,橘右京这常年冷漠的刀客脸上终于败露出谢无奈的神色来。抛开那些纠结于这男人究竟是瞎了耳还是聋了目的问题,橘右京想他最终还是要求助于这位先生的,由于那迫在眉睫的沟通问题。

 

     善于交际的马可·波罗现在着实是有些尴尬的。触碰的那瞬,他看见风吹起那人蓝色的长发,钴蓝、天蓝、海蓝在那一时刻定格,在空中盘斜交错着,不分彼此,是他在透过整个蓝色看东西。于是他看到了他的记忆,是早已模糊的母亲的明亮却柔软的湛蓝的眸子,是他站在港口上等待父亲时眸里映上的深邃的地中海的颜色,那蓝色深深浅浅,温柔的让他有些模糊。

     以至于他忽视了那人与他大致齐平的高度,与低沉磁性的嗓音。

 

  “那这位先生,如果您要去往长安的话,要不我做您的向导吧。如果您的中原之语不太擅长的话,翻译工作我也是可以代劳的。”

     马可·波罗看着那男人眼里透着了些小小的惊喜出来,便知这大概是原谅他刚才的无礼之举了。于是意料之中的,他就听到男人微微笑道,

  “好啊。”

  “在下橘右京,请多多指教。”

     他的内心竟也不自觉的跟着微笑起来。

 

 

 

 ----------------------

*马可:上帝,这可算不上“远”航

组队成功

 

 

 

叨一叨,讲真这么久没更真的十分抱歉。

高三了之后学习压力实在有点大。

现在三门选考过了,才偷偷码了几篇。而且这篇文之前写的稿实在是不太满意,改了这么久真是抱歉。

想要关注追文的宝贝们(大概没有),还是先忘记我吧,大概高考之前是没办法更太多的了。

最后谢谢喜欢啦!

 

 

 

 

 

评论 ( 9 )
热度 ( 29 )

© 殊途无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