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无归

天道殊途,杳无归路。
______________
全职 aph 怪诞 小马 网近

啥圈都看了点 主要这几个
其实还是太多啦 ( º﹃º )

王杰希吹

游戏沉迷lol ac 王者 吃鸡 yys

小绝太可爱啦!

恭喜rng!!
_______________
高三啦。。

【王者荣耀/水果组】轻狂·叁

cp京罗

ooc慎   

半官方背景向

       序     壹     

-----------------------------------------------------------------

喧嚣热闹的朱雀街,各形各色,来自世界各地的商贾往来于其间,江南水乡之人渡过万千江河渡来的上好茶叶有之,西域之人涉千山带来的奇异珠宝有之,西洋之人驾船驶过万里洋载来的未曾一见的工艺品亦有之······所有人都操着一口流利或奇异的大唐官话交流着,熙熙攘攘,眼花缭乱,令人应接不暇。却没有一个人对此感到诧异。

 

因为这里,是长安。

 

酒馆的二楼窗台边倚着一位栗色头发的男子。这男子剑眉朗目,鼻梁是带有西域色彩的高挺,嘴唇是细薄的。若只是这般,也仅仅只是个俊朗的男子,但那一双鎏金的眼睛却又将这人的英气逼到一个高度。那金色的眸子里是凌厉而又隐忍的气息,使人染上了剑藏鞘中,箭发弩上的气质。此时他抿着嘴,冷冰冰的脸上满是薄情的意味,但眉目流转之间却又生出点多情出来。

 

他身着窄袖白色长襟,其下是血红花纹漫布之上的衣摆,叫人不禁联想起雪中的红梅,带着点妖娆与肃杀的味道,细看还有浅灰流云暗纹绣于其上。腰配一把长剑,不甚奢华却是精致得很,赏心悦目的,无端让人觉着凝重,大抵是什么见过血的宝物。男子独倚着窗框饮酒,仅是依靠着,也能教人看清了手背上的微微凸显的青筋,包裹在精致反腐靴子里紧绷的富有线条美的肌肉,是潜伏着的蓄势待发的豹。任是谁在此都会忍不住低呼:好一位风流倜傥的人物!

 

这人便是不久前刚与马可·波罗见过面的青莲剑仙——李白。

 

这青莲剑仙李白在长安城可是位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可谓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这人最为广为流传的佳迹便是二次入长安。初入长安他豪放不羁,在朱雀门上留下“欲上青天揽明月”潇洒大作,朝中重臣狄仁杰对此深恶痛绝,而女帝却对此赞赏有加。而为权者为此鼓掌,民众自然也就跟着鼓掌,更何况这诗是真的上好佳作。于是这门不知怎的就成了长安城一个有名的景观,而始作俑者李白也在这留下了风流才子的印象。初入长安是惊叹,二入长安却是惊吓。人们只道这人只身闯入戒备森严的大明宫,却无人知晓他与那位女帝之间究竟说了什么。这对大唐的警戒线无疑是一次极大的打击,却又让他声名大噪。人们在这位风流才子的标签后又添上了一笔——武功盖世。之后也不知怎的,竟也被传得玄乎起来。

 

而如今,这枣栗发色的男人却只是冷着一张脸沉默地望着朱雀门的方向,终是收了视线,没入人烟里去了。

 

 ——————————————————————

 

“大人,李白······三入长安了······”

 

“传令下去,全城警戒线提到三级,大明宫附近加大巡逻力度。你,负责暗哨。”

 

“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人惹出什么事端!”

 

“是!大人!”

 

 

 

可······若是那人真的这么容易就能够摸清便好了······

 

身着大唐官服的男人眺望着大明宫,眼里却难掩忧虑。

 

———————————————————————— 

长安城北面城门口。

 

 

 

初升太阳淡淡的晖斜斜地打在这一群穿着斗篷的人的身上,明橙色的,照亮了他们风尘仆仆的疲惫的神色,也看清了他们在看到高耸城墙后透露出的欣喜的笑容。护城士兵们猜想这应有事不知从哪远道跋涉而来的商队了。

 

这队里有两人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没有披上其他人都身穿着的驼色斗篷,这使得他们的身影在微淡的光下更加瞩目。他们脸上自然也带着疲倦,但更多得却是精神焕发的神色。

    

这靠左之人是仿佛读了层光似的吸引人的眼球,发色是灿金的,阳光斜照之下,它们在熠熠生辉。能看清那人的金色眼睫是极长极翘的,投下厚重的阴影,却也掩盖不住那一双深邃如大海却又藏着星空的亮极的眼睛。五官是极为立体与端正的,明显的勇士之地之人风貌。嘴唇上扬,向右后方的人说笑着什么,无由使人觉着亲切。

 

他右后方的人却是完全不同风格的。这是个蓝色长发的男人,整个人都是冷色调的,像罩了一层清冷的月光。长发本应给人以阴柔之感,但放在这人身上却无端增了他的英气。五官也是俊极雅极的,不及身旁人的立体,却又有独特的韧性。眼神淡漠,有不露山不露水的骄傲与锐气溶于其中。他身着简单低调,站在金发青年身边照理来说应该是会被无视的,但这人又有种难以言说的气场使人无法忽视。他偶尔点下头,应是在回应那位金发青年。

 

这两人在一起的场面本应是极为冲突的,但现在看来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默契。

这突出的二人使得守城的卫兵不由自主的在进城的例行盘问中多问了几句,不过仅是发现这两人只是为了游玩来到长安,跟随商队是顺路也是为了安全。武器的话也只发现了匕首和刀,并未出现需登记管理的火药枪械等物品,便抬抬手,放二人进了城。

谁也没看见伫立在朱雀门上的白衣男子露出的耐人寻味的笑容。

————————————————————————————

马可·波罗挥手向与他们共路的商队头领——一个茶色头发约莫三四十的男人告别。

 

“Hai posto per un ospite domani Sera, Museo di angolo Piano PIU 'sotto il Tavolo.”(地点明晚给你们,客馆一楼最角落桌子底下。)

“Ha detto che i Fratelli, stai attento.”(告诉兄弟们,行事无比小心。)

“SI ', Mio Signore.”(是,少爷。)

在这里语言倒成了最好的屏障。马可·波罗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这样想。

橘右京没有和那些商人搭话,只是同样挥手向他们表示感谢与再见。然而在那些人消失在视线内后,他才对马可·波罗轻轻地问到:“それは勇士の地の言葉ですか?”(那是勇士之地的语言?)

“そうですね。”(是啊。)

 

“以前聞いたような感じでした。”(和以前听到的感觉不太一样。)

 

“通用語じゃなくて、私の国の言葉です。勇者の地には多くの国があることを知っているよ。”马可·波罗无奈地耸了耸肩,“あの人はちょうど私の同郷のことについて,多くのことを故郷について話した。”(不是通用语啦,是我的国家的语言。你知道勇士之地有很多国家的嘛。那人刚巧与我同乡,就多唠了几句关于家乡的事情。)

 

“なるほど、教えてくれました。”(原来如此,受教了。)

 

“右京はそんなに厳しくなくて・・・・・・”(右京你不用这么严肃的······)

 

 

 

 

在来长安的旅途上,马可·波罗因为内心还有小小的愧疚以及身为向导的职责感对橘右京多有照顾,一来二去两人就相熟起来。他也顺利地教会了他几句常用的大唐官话,诸如你好,谢谢,再见,请问这里怎么走此类。结果还是挺令他满意的,毕竟是为他这个语言天才所教导,橘右京的发音虽还尚且生涩稚嫩但已经脱离了长安人听了想打人的地步。

 

只是橘右京虽然同意让马可·波罗叫他名字,却对“波罗先生”这一称呼怎么也不改口这一点很是让马可·波罗耿耿于怀。

 

 

 

 

在观赏了几圈长安的风土人情后,天色也是渐渐地沉了下来这毫不相搭却又奇特互补性的两个人便来到一家客栈准备入宿。

 

大堂装修虽不是豪华奢侈,却有几分独特的味道。照例的是红到璨烂的色调。

 

红色像是长安百姓的钟爱,装修或多或少都要带着这种热烈的颜色。

 

挺好的,马可·波罗在付两间客房的房钱时这样想着。

 

 

 

 

是夜,隔壁窸窸窣窣的声音已经淡了,想来是那意外加入的扶桑人已经睡下。马可·波罗独自站在窗边,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对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产生烦躁的感觉,反倒是对那人有几分好感的,这或多或少令他有些疑惑,但他很快放弃纠结着没什么结果的问题,转身向床铺走去。

 

他用力将床垫移开,松木床板上放置的,月光冷冰冰的纱里,是一张做有标记的长安城地图,和他极为熟悉的东西。他的眼睛亮了亮。

 

马可·波罗悄然地开口道,用的是异常温柔的语气。

 

“雷欧娜,黛安娜,委屈你们了,我的宝贝们。”

 

是他的双枪。

 

“好戏开场了。”

---------------------------------------------------

ps.双枪的名字是lol的曙光女神和皎月女神!

pss.最后一句取自lol女警!

psss.翻译是直接百度的,嗯,欢迎大神捉虫!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殊途无归 | Powered by LOFTER